<cite id="vbjp1"><strike id="vbjp1"><thead id="vbjp1"></thead></strike></cite>
<menuitem id="vbjp1"><video id="vbjp1"></video></menuitem>
<var id="vbjp1"><video id="vbjp1"></video></var>
<cite id="vbjp1"></cite>
<cite id="vbjp1"><strike id="vbjp1"></strike></cite>
<var id="vbjp1"></var>
<cite id="vbjp1"><video id="vbjp1"></video></cite>
<cite id="vbjp1"></cite>
<var id="vbjp1"></var><var id="vbjp1"><strike id="vbjp1"><listing id="vbjp1"></listing></strike></var><var id="vbjp1"></var><cite id="vbjp1"></cite>
<var id="vbjp1"></var>
我的账户
河口信息网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立即登录

如尚未注册?

加入我们
  • 客服电话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400-000-0000

    电子邮件

    xjubao@163.com
  • APP下载

    河口信息网APP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

  •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河口信息网公众号

河口信息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完本小说《她来自星星》全文免费阅读~~

2019-06-05 发布于 河口信息网

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5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独家完本】《她来自星星》小说免费阅读,人气新番书籍,无删减,不弹窗,完整版已有~
微~信~搜~索~公~众~号【龙儿书院】回复【519】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
《她来自星星》更多无删减小说,限时免费!

============================

第13章 伤害
“不是?!鼻窃篦氩桓宜凳?,也不能说是。
乔唯一如果因为爱慕,心动,喜欢,也会分泌出类似于地球人荷尔蒙和多巴胺的激素,如果持续分泌,就会产生出一种隐性声波,整个科研所的TCAH系统都会拉响警报。
他知道这件事情后,再也没有对她有过一天好脸色。
他知道残忍,可是没有找到送她离开的方法,他什么都不敢赌。
他盯着她肚子里的子宫,竟是薄如蝉翼,里面能看见胎儿的形状,和地球人类胎儿一样。
那一刻,他缝线的手极力克制才没有颤抖。
他曾想过那孩子将是个什么样的怪物,仪器探到的时候产生那么强的电波。
他生怕有了异常信号发出去被科研所的TCAH探测到。
他无数次想要把孩子拿掉,可每每想到乔唯一说的她会疼得死过去,他又开始想要找别的办法。
孩子一天天大起来,产生的异常声波信号频率也在增多。
他担心孩子还没有生下来,就会被科研所的人找到,他不想自己的孩子被送进科研所做研究。
他只能把乔唯一关在二楼,布了屏蔽线,让科研所的人搜索不到诡异的信号。
只要他在外面,所有的人都会只盯着他,就不会有人怀疑到这园子里来。
没想到孙晴晴竟也怀疑了,还专门找了特制的刀具。
他终究是个无能的男人,躲藏这么多年,还不能将她安全送走。
乔唯一知道乔泽麟在缝线,每次他给她做手术,从来都不安抚她,恨不得说很多伤她的话,今天,他却很少开口。
“不在乎,你为什么要回来管我?”
“我对你有责任?!鼻窃篦牒硗芳枘压龆?。
“仅仅如此吗?”
“你还想要什么?”
“其实,有责任也够了,那……”乔唯一实在是疼,可是这么多年下来,她对疼痛早已习以为常,“泽麟,你不喜欢孙晴晴,你喜欢的人,是我,喜欢一个人的,不是那样的?!?br /> 乔唯一嘴角有淡淡的微笑。
乔泽麟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才会当着乔唯一的面对孙晴晴怒言。
突然看到手术室里的检测声波电波的红灯闪烁,他继续低头缝合伤口,继续他的残忍,“乔唯一,你对我的意义不一样,但是,那不是喜欢?!?br /> 手术室里的红灯停止闪烁,乔泽麟松了口气,但是蓝色灯光依然不灭,说明乔唯一因为他来救她的事情,体内分泌的激素还在分泌。
“那我对你的意义是什么?”乔唯一看着男人的侧颜,感受他一次又一次带给她的痛苦,可她太想知道答案,“是什么样的意义,让你这么久不出现,偏偏在我命悬一线的时候,你出现了?”
“15年,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乔泽麟冷着声音:“从我捡到你,到后来进入科研所协助几个博士开始研究你,到现在,15年?!?br /> 乔唯一不记得了,对于曾经发生的事情,似乎总是在淡忘。
15年么?
她以为都过了几辈子了。
她不记得什么科研所,不记得什么研究,她只记得乔泽麟,记得那个男孩捧着她的脸,教她说他的名字。
“我不记得了?!币残硎翘纯嗔?,不想记得吧。
乔泽麟告诉自己,只要她分泌的激素不会被影响,她就安全,只要她能安全,她就可以活下去。
她能活下去,比什么都好,所以每一句出口的话,即便他知道会将她扎得全身是伤,他也能淡淡的说出来。
这个技能,他早已练到心脏碎裂却面不改色了。
他道:“15年,你不过是我的一个作品,就像我研究每一种新药而已,我付出了很多心力,哪怕日以继夜,我也不会觉得累。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是名是利,那种责任付出后,会回馈我巨大的社会影响力,我追求的东西,本就很崇高?!?br />

第14章 利用
这些话扎人心肺也不为过,可乔唯一早就习惯了,她只是苦笑:“所以呢?如果在我身上研究出了成果,你会把我交给科研所吗?”
“我会以我个人的名义,将你展现给世人,科研所凭什么得到我的成果?我和他们是对立的?!?br /> “那样你就青史留名了,是不是?”
“嗯?!?br /> 心疼,只能一直疼,乔唯一说话的声音都嘶嘶的抽气:“为什么不拿掉这个孩子了?是不是连我和孩子一起展现给世人,对你的声誉影响更高?”
她本想得到不一样的答案,可总是事与愿违。
“当然,毕竟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跟一个地球人生的,那将是多少人都不敢想象的事情?世界上所有的知名科学家都想和我接近,怕是想见我一面也只能排队?!?br /> 乔唯一气息紊乱,因为难有的怒意而全身颤抖。
若不是因为受特制刀具伤害造成的虚弱,她一定起来,阻止这场手术。
乔泽麟瞥见警报灯平静下来,蓝色警告也因为乔唯一体内的激素消失而消失了。
“好吧,如果我存在的价值仅仅是这样,我也愿意让你得到你想要的荣耀,如果那是你毕生的追求,我是愿意为你牺牲的,可是……”乔唯一的泪水再次溢出眼眶,“这个孩子,就不要了吧?!?br /> 她抽泣着。
我曾经有浓烈到想要和他对抗的勇气,只想保住这个孩子。
如今她真的不想了。
原来有了眼泪的时候,难过的感觉是这样,鼻腔眼睛都发着酸,鼻音重了,连呼吸都会因为哭音的改变而变得颠颤。
“我原想,生个孩子,是我们之间的联系,有了孩子,你就会爱我??晌颐幌牍?,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居然要贡献出去做实验,我……我不能接受,就算疼死我,我也要拿掉他,泽麟,趁着现在肚子还没有缝合,你帮我把孩子拿掉吧,你当初不是不想要吗?”
“既然已经这么大了,就生下来?!?br /> “我不要!”
“由不得你!”
乔唯一双眸赤红如火,她呼吸紧促想要撑起来,突然绷断了一根已经缝合的线结,乔泽麟快速将她摁下,给她绑上腹带,以最快的速度将伤口重新缝合。
“乔唯一!不准动!”
乔唯一就像长出了十个胆子,她不想再听这个男人的话,“这是你自己的孩子!就算我不是这颗星球的人,你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被研究所那些人关进玻璃箱子里,插上无数管子,接上各种仪器来监测数据吗?刀割电击,我生的孩子,是抗麻的,他得有多疼!你忍心吗?他如果来到这个世界上不能好好的活,我情愿亲手杀了他!”
乔唯一的手腕被乔泽麟推入一针液体,她连方才愤怒时用力的能力都丧失了。
缝合手术完成,乔泽麟将乔唯一送进灭菌仓进行再次伤口杀菌。
“乔唯一,接下来的日子,你就好好呆在地下室里面养胎,哪儿也不能去,你动不了的,就乖乖躺到生,这几个月你只管养好身体,孩子生下来我会来查看情况,如果条件符合,我就把你们公之于众?!?br /> 乔唯一躺在手术台上,像个瘫痪的病人一般只能动眼,动嘴。
“乔泽麟,一日夫妻,百日恩?!彼兴娜?,带着恨意。
乔泽麟道:“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比什么都重要,你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你记住,你身上肩负着我这辈子的荣耀,我对你,只能无所不用其极?!?br /> 乔唯一大概懂了为什么她那时候想要流泪的时候感受到了即将冲破灵魂的绝望。
乔泽麟对她再差,她也没有想过放弃,她觉得还有希望,可绝望一步步逼近的时候,哪里还有幻想?
幻想已经死在昨天,从今以后每一天都要在恨里面度过,还不让人绝望吗?
乔泽麟换了一身衣服,将血衣和床单扔进一个桶里,关上盖子只需几秒,桶里剩下一堆灰烬,下一秒就被风抽走,没留下一点痕迹。
▲《她来自星星》完整版已有~
微~信~搜~索~公~众~号【龙儿书院】回复【519】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
更多无删减小说,限时免费!
爱生活爱阅读,欢迎各位看官点赞互动哦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河口信息网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

相关分类
热点推荐
关注我们
河口信息网与您同行

客服电话:400-000-0000

客服邮箱:xjubao@163.com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河口信息网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河口信息网 X1.0@ 2015-2020

快三可以赚钱吗